首页 > 久热在线 >夫妇发现有罪的间谍
2018
05-08

夫妇发现有罪的间谍


特里萨·斯夸利科特,40岁,库特·科斯特,43岁,被判密谋谋划间谍活动,企图间谍活动,非法获得国防文件。 Squillacote也被判定向联邦政府作出虚假陈述。

他们可能会被判处终身监禁。

当判决书被宣读后,前国防部的律师Squillacote的律师和她的前工会代表丈夫双手站在他们的肩上。这对夫妇对判决没有明显的反应。

“陪审团的判决是正义的”,美国助理律师兰迪·贝洛斯(Randy Bellows)起诉了这起案件,在法庭外说。 “陪审团说,这种行为根本不能容忍”。

检察官在审判期间说,这对夫妇针对前东德,前苏联,俄罗斯和南非针对他们的国家。

目击者作证说,Squillacote把秘密的国防部文件转交给一名联邦调查局卧底特工,他是南非政府的情报官员。

辩护律师认为,这对夫妇从来没有向外国代理提供分类材料。一名精神科医生作证说,联邦调查局通过利用她的人格障碍诱使她将五角大楼的文件交给卧底特工,将斯奎拉科特包裹起来。

Squillacote和Stand去年十月与James M. Clark一起被捕,并从此一直在狱中。自从他们成为威斯康星大学密尔沃基分校(University of Wisconsin-Milwaukee)的左派学生组织成员之后,三人就相识了。

联邦检察官说,东德在大学时代招募了这三人,他们在共产党的指挥官的要求下,在政府内部和周围寻找工作,并偷窃和偷运机密文件。

一份长达200页的联邦调查局关于他们所谓的间谍牢房的报道说,Stand是从小灌输到马克思主义的。据检察官介绍,从未从事过政府工作,但从事间谍工作20多年。

克拉克是一名前民间雇员,在夏天认罪,是一名重要的控方证人。他作证说,Squillacote和Stand告诉他,他们正在和一名东德间谍Lothar Ziemer打交道。克拉克说,他在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已经把秘密文件交给了同一个人。

但是Clark也作证说,Stand和Squillacote女士都没有告诉他,他们给Ziemer保密信息。

目击者称,这对夫妇直到1990年才向Ziemer报到,当年东德崩溃并与西德团聚。据政府指称,他们直到1997年被捕,才与齐马尔保持联系。目击者说,在一点上,Squillacote与Ziemer有着浪漫的关系。

联邦调查局在1996年秋季开始投入运作,并派出一名自称是来自南非政府官员,也是着名共产党员的信员。

Squillacote于1991年被聘为国防部长,并获得秘密安全检查。据说她在1997年1月向联邦调查局特工转交的四份机密文件中描述了1994年各国之间的武器交易,并评估了美国部队的实力以及部署到世界各地的速度。一份文件载有关于美国核武器的资料。